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那些年,我们一起经历的骗局

贾铭 | 文  

开篇先来一个测试,明着告诉你有猫腻,但还让你发现不了问题。

假设你有一个净重4.291克的钯金戒指,十年前买的时候120元/克,现在的市场价560元/克。

现在某珠宝店开业大酬宾,搞“以旧换新”的活动,你可以以600元/克的价格把你的戒指折现,然后换购新款戒指。

凡是参与活动的消费者,除了可以按照高价回收旧首饰之外,店家还会再赠送100元抵扣券和小礼物。

现在,店员给你推荐了一个标价2870元的新款宝石戒指,你看了也确实很喜欢。

也就是说,你十年前514元购买的旧戒指现在可以抵扣2674元,你只需要补195元,就可以换到一个标价2870元的新款宝石戒指。

问,你换不换?

正常人应该都愿意换。原因很简单。

首先,消费者看待旧戒指的时候,心理锚定的是购买时候的成本价514元,现在升值到2674元,已经赚了钱。

其次,店家以600元/克的单价回购560元/克的旧戒指,又提供了40元/克的高溢价,然后再算上赠送的100元抵扣券,算下来又省了271元。

这买卖怎么算都不亏啊,为什么不换呢?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

人生海海,三步一坑

有人说,你举例子就举例子,有必要把戒指的重量精确到小数点后面第三位吗?

其实,这是前几天我经历的亲身事件。

严格来讲,这不算真正的“骗局”,而是一种欺骗消费者的“猫腻”。具体是什么“猫腻”,最后再说。

生活中可能遇到的骗局,那比这种猫腻可多了去了。

多年以前,很多人都收到过中奖短信。

比如,“湖南卫视的电视节目抽奖”,你中了二等奖,奖品是三星手机一部,还有奖金12.8万元,但是领奖前让你点击短信里的链接先缴税。

再比如,“腾讯公司的周年庆,马化腾发福利”,你再次中了“腾讯公司”的二等奖,奖品是苹果电脑和4.8万元奖金,同样的,领奖前得先点击链接。

说来也奇怪,中的基本都是二等奖,反正我从来没中过一等奖。

后来,这种短信就少了,很多老年人可能偶尔还会收到,但总体而言,数量少多了。

为什么呢?因为存在的时间太长,不灵了。

前几年比较流行的电信诈骗是什么呢?

冒充警察,说你银行卡涉嫌洗钱,要冻结你的账户,还要逮捕你。为了洗清嫌疑,你得按照他的要求操作。这些假警察,通常能准确说出你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和家庭住址等信息,有模有样。

还有,冒充熟人借钱,冒充领导和老师借钱。

有一年这种情况特别多,同一天,一所学校的几十个学生都接到“辅导员”的借钱电话。

信用卡诈骗也很多。你通常会收到一个短信链接,邀请你办信用卡,等你收到信用卡以后,会有人联系你,说你资信状况一般,要想正常使用信用卡,要先缴纳一笔保证金。

时光流逝,但以往的诈骗方式经久不衰,新的诈骗方式也层出不穷。

最近这几年流行的一种诈骗方式是什么呢?

冒充“京东金融”的工作人员,给你打电话,说你某年激活了“京东白条学生账户”,现在央行要把京东金融纳入征信,需要你加工作人员QQ,注销账户,否则会影响征信。

我去年就接到过这样的电话,对方准确地讲出了我的姓名、身份证号,而且知道我是在浙江大学就读期间激活的白条。连我自己都想了很久才记起来,我确实是在浙大期间激活了京东白条。

我在同学群里一问,果然很多人也收到了类似的诈骗信息。

好在,我们没有人上当。

知乎上有一个2020年3月1日的关于“注销京东金融的账号”诈骗的帖子,有近六千人点赞,两千多人评论。

据说现在的直播间诈骗非常火,很多人用AI换脸技术冒充明星,骗中老年妇女,“假靳东”事件闹得沸沸扬扬。

高科技诈骗太多了,很多人都忘了还有古老的线下诈骗这回事儿。

我就遇到过,而且还真就成功被骗了。

明知是坑,别拦我跳

2013年,我刚读大学,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在成都市的武侯祠大街上,两个人中年男人拦住了我。

拦住我干什么呢?借钱。

中年男人A指着中年男人B跟我说,这是他们老总,他们来成都出差,但手机和钱包被偷了,买回程机票差170多块钱,说的有零有整。然后呢,希望我借点钱给他们买机票,等回公司之后马上加倍还我。

这事儿用膝盖想想都知道是胡扯啊。

手机钱包被偷了,没身份证怎么买机票呢?

公司老总,合理的方式不应该是打电话让公司远程订机票吗?

等等等等,漏洞太多了。

关键是什么呢?关键是我当时心里也觉得这是个骗局……但我还是给了他们200块钱,不仅给了他们200块钱,还在傻兮兮地等别人找钱给我。

后来看对方没有找零的意思,然后我就大义凛然地说了这样一句话:“我怀疑你们是骗子,但我还是决定帮你们。即使你们骗了我的钱,但钱是小事儿,善良总不会错。”

看看,傻得多可爱!

这种“明知道是坑,但你别拦着我跳”的案例,还有我的一个同学。他在网上办信用卡,收到卡片后让缴纳5000块钱保证金才能激活。很多大学生没用过信用卡,所以他就信了。

问题是他没这么多钱缴保证金,就挨个寝室借。借到我这儿的时候,我知道这是骗局,因为银行要么不发卡,要么发卡到柜台无条件激活,没有任何一家银行发卡后还要求缴纳保证金。我们拼命阻拦,但是拦不住。无论怎么劝,他连先去银行核实下都不愿意,非要先把钱转过去试试,最后也成功被骗。

从这两件事情上,我学到两个道理。

一个道理是,很多人不是因为不知道这事儿是骗局才上当的,而是明明知道这事儿是骗局,但非要上赶着往套里钻。

无独有偶,2019年11月,深圳一位退休女教师杨女士遭遇电信诈骗,深圳市反诈中心多次电话劝阻无效,民警5天内3次上门劝阻均被拒,最后一次上门劝阻还是被杨女士用扫帚赶出来的,最终被骗800万。

钱汇出去那一瞬间,杨女士突然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另一个道理是,诈骗案金额要达到30万,才能到市警察局立案,不到30万,只能在地方辖区派出所做个笔录,连立案的资格都没有。

我是怎么知道的第二个道理的?因为是我陪着信用卡受骗的同学去市警察局报的案,在门口犹豫了很久才决定进去。结果被门口站岗的警察就挡回来了,让回辖区派出所报案。

时刻准备,掉坑自救

唉,其实我亲历的骗局还有好几个,但骗局茫茫多,万字长文也很难穷尽。

中国的“骗子文化”源远流长,象征中华智慧的“三十六计”其实都可以概括为一技,就是骗计。

明代张应俞写过一部四卷本的小说《杜骗新书》,以故事的形式、写实的手法收录了晚明社会二十四类八十八则形形色色的骗局,写的很有意思。也是迄今所知,最早的一部关于骗子和骗术的著作。

著名的李翰祥导演的“骗术三部曲”也讲述了这样一群骗子。出身市井的小老百姓,骗财为主,偶尔骗色,不至于伤人性命,也不至于让人倾家荡产,更多是博人一笑。

但是,现在的骗子,已经专业化,组织纪律严密,反侦察能力极强,尤其擅长揣摩人的心理弱点。

胃口也越来越大,诈骗金额动辄十几万几十万,曾经有一个明星,一次就被骗走上千万。

公安部数据披露,2019年,全国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20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6.3万人,同比分别上升52.7%、123.3%。

查获的大部分电信网络诈骗团伙采取公司化运作模式,已呈现出明显的集团化、职业化特点。

而且技术手段越来越高明,有骗子还会利用人工智能技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对被害人精准画像,实施量体式、订单式诈骗。细思极恐。

比如,诈骗深圳杨女士的骗子,冒充公安局的民警,在通话时制造了警铃和审讯声等虚假背景音,还伪造了假的通缉令。

在真的警察劝阻杨女士时,骗子还实时电话指导杨女士怎么与真警察斡旋,骗子如厮,真是“艺高人胆大”。

再比如,有一年我爸接了一个电话,说我被绑架了,骗子索要赎金。

骗子用的是我曾经用过但已经废弃的手机号,我爸电话本里还存着我原来的号码,在通话过程中,骗子还使用了变声软件。不知道是巧合还是骗子技术过于高超,在我爸接到勒索电话的当天上午,我正在用的手机号老是显示占线,父母和朋友给我打过多个电话,都无法接通。

所以,很多人被骗,不是因为受害人笨,而是因为骗子太狡猾。

在上当受骗之前,我们要提高警惕,防止受骗。那万一防不胜防,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呢?尤其是大量老年人是传销、诈骗的目标群体,作为老年人的子女,我们又该如何对待受骗后的父母呢?

子女与父母的关系其实一直处于变化之中。

小时候,父母是孩子心中的权威,孩子对父母的遵从几乎是无条件的。

上大学前后,孩子开始独立生活,父母的对孩子的干涉会变小。

读大学和毕业后踏入职场,这个时间段,是孩子的独立性越来越强,父母对孩子影响越来越弱的阶段。

再之后呢,就是孩子结婚生子。

这时候,随着父母年龄渐长,子女开始接近中年,开始反过来对父母的影响越来越大。每个阶段转换,都需要一段时间,是一个过程,中间会有很多细节特征。

比如,上大学前,“大人说话,小孩儿不要插嘴。”但毕业以后,很多时候子女成了交谈过程中的主导者,父母反而成了不轻易插嘴的那方。这个过程是自然而然,潜移默化的。

等父母到了老年,双方的角色几乎完全逆转。小时候父母在你心中什么样儿,现在你在父母心中几乎就是什么样。

科学研究发现,随着年龄渐长,人的认知能力会出现退化,警惕性会变弱,更容易相信别人。

2012年在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上有一篇文章专门探讨了为什么年龄越大的人越容易相信别人的神经基础,结果他们在年龄更大的人的大脑的边缘系统(limbic system)中发现,年龄大的人的脑岛(更具体来说是Left Anterior Insula)在面临陌生情况的时候,与年轻人的脑岛激活程度存在显著差异,年纪大的人的脑岛激活更弱。

根据认知神经科学的研究,脑岛的功能包括对风险的评估、预测决策是否安全等。

所以,在父母受骗后自责“唉,人老了,年纪大了不中用了”的时候,其实他们说的是实话,不要粗暴地打断他们:“什么老了,你就是笨,这么简单的骗局都上当。”

作为正处于人生最巅峰阶段的青年人或者中年人,应该对小孩子和老年人更多地包容和陪伴。毕竟,小孩子现在经历的,是我们曾经经历过的;父母现在走过的路,是我们将要走的路。

我们也不要觉得被骗的人傻,其实每个人都有思维缺失点。他们可能单纯地看着前边,忽略了脚下而已。

上当受骗的也不止是老年人,处于认知能力巅峰的大学生,由于涉世未深,受骗的也不在少数。面对社会这所千变万化、纷繁复杂的“大学”,又有谁敢说自己经验丰富呢?

当然,受骗后要与自己和家人和解,而且要依法维权,哪怕追回损失的希望很渺茫,标准的报案动作还是要做,培养自己的法治意识非常重要。

另外,在日常生活中,也要多与父母交流,培养防骗意识,至少不要被骗子甩的太远。

谜底

最后,揭开文章开头测试的谜底。

聪明的读者可能发现了,问题出在那个标价2780元的宝石戒指。

你原来的戒指是4.291克纯度为990‰的钯金,新的戒指是1.39克的18k金和一颗0.52克拉的酒红色石榴石。

1克拉=0.2克,0.52克拉等于0.1克。18k金是纯度为75%的黄金。

石榴石是低价宝石,1克也才200元左右。

现在,你明白了吗?

你以为你赚了。实际上你是用价值2597.96元的钯金贵金属,换了一个实际价值500元左右的纯度更低、没有保值价值的彩金戒指,净亏2000元。

那这事儿后来怎么处理的呢?

换购次日,消费者上门要求退换,但销售人员希望再次误导消费者,后来发现误导不成,就坚决拒绝退换。那消费者只能依法拨打“12315”投诉,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要以为12315没有用,在大多数地区,12315的响应速度很快,3-7个工作日可以给出明确答复。

最终,在12315介入以后,消费者退还了宝石戒指,商家按市场价回购了原来的旧钯金戒指,除了最后上门退还戒指,整个过程都是电话沟通,只花了3个工作日。

作者:贾铭,青年经济学者、自由撰稿人。研究领域为行为与实验经济学,关注政治经济学、国际关系、政商关系、博弈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那些年,我们一起经历的骗局